-
作品搜索

博尔赫斯诗歌《镜子》解读||徐湘华

 二维码 1915

clouds-2987860.jpg




博尔赫斯诗歌《镜子》解读


         作者:徐湘华


《镜子》


博尔赫斯


我是一个对镜子感到害怕的人;

不仅面对着无法穿透的玻璃,

里面一个不存在的无法居住的空间

反映着,结束了又开始;


从诗歌的角度提出问题,首先是主观的感受,对镜子害怕,以及为什么害怕,无法穿透,无法居住,看得见摸不着,而且这个过程是如此的反复,结束又开始,实际反映诗人的心底里同样存在一个这样的世界,诗歌必然是诗者心底意识的外化。面对我们感受到的这样一个世界我们一定会感到恐惧,只要对世界如此纤敏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感受,这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应该具有气质。


而且甚至瞧着水面,那模仿着

深邃天空的另一种蓝色,那涟漪

上面有时候掠过左右相反的鸟

虚妄空幻的飞翔;


诗人继续描写他心中的镜子,水面构成的镜子反射出蓝和涟漪,看到鸟儿左右相反,这是怎样的世界啊,是虚妄空幻吗?让我感觉害怕。


甚至面对着精细乌木的

沉默表面,那么光滑明亮,

显得像一个反复的梦,梦见

某些大理石或者某些玫瑰的洁白;


诗人继续发挥他的想象力,木也呈现镜子的特性,反映出人的梦境,人所面对的真实和梦境有点不可分辨,他们是反复出现,而这梦更多反射出白色,像大理石、白色玫瑰。


今天,在变化万千的月亮之下,

那么多烦恼的流浪岁月的末端,

我自问:是什么命运的乖张,

使我这么害怕一面照人的镜子?


月亮万千变化,世事多变,这是烦恼产生的根源,诗人既然回答了,但还是继续的追问,为什么害怕一面镜子,这个世界还是有我们没有解读的另一面,因为不懂所以害怕。


金属的镜子,桃花心木的假镜子,

在它那红霞夕照般的迷雾里

朦胧地显现了一张

瞧着它而又被瞧着的脸。


诗人既是哲人又不是哲人,他思考哲学的问题,因为这是他精神的疑虑,但他是诗人必然用诗歌的语言来回答人类精神最根本的疑虑,他也试图解读这个世界,但必然是用诗歌的语言。有时候他可能也同样解读不了,这样就更加深了他一层层的疑虑。真的镜子,假的镜子,笼罩在迷雾里,他们观照者同时又被观照,最终我们分辨不清谁在观照谁被观照,我们都有一张在观照又被观照的脸,是镜子使我们迷惑,让我害怕的镜子。


我把它们都看作古旧契约的

永恒的根本的执行者,

使世界繁殖,仿佛生殖的行为,

无法睡眠,带来劫数。


什么是古旧契约,那就是存在于虚无的构成,一定有一个主宰者,他设计了它,并且是它意志的执行者,世界因此而存在,也因此而演变,像生殖一样的复制这种场景,存在与虚无的变幻无常,使人困惑无法睡眠,也因此带来劫难。这是时间轴的演变。


它们在令人昏眩的蛛网里

延长这个空洞的不隐的世界;

有时候到了傍晚,

被一个未死的人的呼吸所模糊。


这个世界存在与虚无的变幻,除了时间轴的演变还有平面空间的演变,在平面空间他们像令人昏眩蜘蛛网,把这个世界铺展,在特定的时间他们会再次被模糊。


镜子窥伺着我们。要是卧室

四壁之间有面镜子在张望,

我就不再孤独。有一个人在。

黎明时,反复默默地演出了一台戏。


诗人从来都不是在一个平面上思维,他们的思维是立体的,跳跃的,有时候甚至可能发生断裂,诗人想到卧室里的镜子,这镜子竟然不使他感到害怕,而使他感觉到陪伴,不再孤独,这种不孤独使我们想到“对饮成三人”诗人的不孤独其实是骨子里的真正的孤独。是自己陪伴自己感觉到陪伴,而且是在反复默默的表演这个场景,以使自己不感到孤独。


在这种有照人镜子的房间里,

什么事都发生,什么事都不记下;

我们在里面被魔法变成了拉比

现在从右到左地念着书。


这样的房间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这是独立的世界,唯我独尊的世界,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我不需要记录,我无需给任何人表达,但是诗人之所以伟大,就在于这密闭的空间中,在镜子的里面被魔法变成的是拉比---是智者,教旨的传播人,看啊,我的高贵,我和我的镜面都透露着这一点,我无需你们觉察,那怕他是反着在读书。


克劳迪乌斯,黄昏的君主,做梦的国王,

他并不觉得自己在梦中,直至那一天,

一个演员用哑剧在舞台上

把他的罪孽向世界献演。


(克劳狄乌斯是历史的镜子,他们所有的一切其实也都是一场梦,一场自己沉浸在其中的梦,而他们自己并不知觉,因为他自己不知道世界的两面性,他们要靠另一个的表演来揭示,他曾经的伟大或者强权其实都是罪孽,可悲的君王你不知道镜子啊。)


做梦是奇怪的,照镜子同样奇怪;

那里面,普通的陈旧的日常生活节目,

会包含着反影所精心制造的

一个虚幻而深刻的世界。


伟大的诗人写作的目的无非是要启迪世人,这是他历史的使命,梦和镜子同样奇怪,在里面有一个世界是精心制造的,你们看似普通的生活其实都是精心设计的,虚幻而深刻的世界,你们不懂啊,你们都是在懵懂的生活,现在我告诉你们。


上帝(我一直想)花费了大力气

设计这个无法可及的建筑,

让每个黎明从镜子的反光

让黑暗从一个梦里,构造而起。


我们生存的空间都是上帝创造的,是他设计了这个无法可及的建筑,他创造了光明也一样创造了黑暗,我们都是上帝镜子中的反射,由他而构造。


上帝创造了夜间的时光,

用梦,用镜子,把它武装,为了

让人心里明白,他自己不过是个反影,

是个虚无。因此,才那么使人害怕。


上帝创造了光,他也创造了梦,创造了镜子,这一切都是告诉我们上帝创造的一切其实都是虚幻的,你们是我投射下来的影子,你们都是自己的反影,是虚无,我们以为的真实和镜子里的影像是一体的,这才是我害怕的真相。镜子揭示了我们存在的真相。

王央乐 译


文章分类: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