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搜索

王小妮诗选

 二维码 18103

prairie-679014_1920.jpgpexels-photo-596934.jpeg



王小妮诗选



王小妮(1955- ),出版的诗集有《我的诗选》、《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



爱情


那个冷秋天啊


你的手

不能浸在冷水里

你的外衣

要夜夜由我来熨

我织也织不成的

白又厚的毛衣

奇迹般地赶出来

到了非它不穿的时刻


那个冷秋天啊

你要衣冠楚楚地做人

谈笑

使好人和坏人

同时不知所措

谈笑

我拖着你的手

插进每一个

有人的缝隙

我本是该生巨翅的鸟

此刻

却必须收扰肩膀

变一只巢

让那些不肯抬头的人

都看见

天空的沉重

让他们经历

心灵的萎缩

那冷得动人的秋天啊

那坚毅又严酷的

我与你之爱情


悬空而挂


犯什么重罪

它们被绝望地悬挂?

高悬

那些半空中随风飘荡的物体。


没有眼睛的等待。

雨伞。海棠。

花盆。老玉米。


我害怕突然的坠落。


我要解放你们于高悬。

在我这儿

悬挂就是违反了我的法律。

我要让万物落地

我在海洋以外的全部陆地

铺晒羔羊的软毛。

接住比花粉更细微的香气。

让野兽,像温泉

贴着鞋底缓走。

我看见日月

把安详的光扑散在地面

世界才有了黑白

有了形色。


整个大地

因为我而满盈。

像高矮不同的孩子们

席地而坐。


我红亮的珠宝还在蹦跳。

它现在落地为安。

我正用疏松的手

摸过万物细密之顶。


青绿色的脉


在我以前

秋天的脉是干草的脉

流畅在苍黄的皮肤之内。

干草堆掩盖着旺季。

秋天用眼睛

含起无限的花瓣。


只有我不在我中。

青绿色的脉

急走在我的手臂。

以慢人的动作

我用一分钟看遍了果园。


我看见刀尖剜转

苹果表面浑圆

却被一只手取走了核。

我的手出奇地变轻。

青绿色的溪水

小如蚯蚓。

我从此空灵凸走

力气不再。

坐着,就如同飘着。

那么多脉管

没有一条通向实地

它们全都黑灭着慌撞。


心脏不可能背叛我

成为我的死墙。

你还欠着我的许多个季节

你要还给我

青绿平和的枝条。


思想是猩红的外套

小僧侣们甩开扫荡的袈裟

让圣人踩过。

布丝由摩挲生出的光。

青绿的脉

我在果园深处对你说

我是

释迦牟尼

让我回去吧。


白纸的内部


阳光走在家以外

家里只有我

一个心平气坦的闲人。


一日三餐

理着温顺的菜心

我的手

飘浮在半透明的百瓷盆里。

在我的气息悠远之际

白色的米

被煮成了白色的饭。


纱门像风中直立的书童

望着我睡过忽明忽暗的下午。

我的信箱里

只有蝙蝠的绒毛们。

人在家里

什么也不等待。


房子的四周

是危险转弯的管道。

分别注入了水和电流

它们把我亲密无间地围绕。

随手扭动一只开关

我的前后

扑动起恰到好处的

火和水。


日和月都在天上

这是一串显不出痕迹的日子。

在酱色的农民身后

我低俯着拍一只长圆西瓜

背上微黄

那时我以外弧形的落日。


不为了什么

只是活着。

像随手打开一缕自来水。

米饭的香气走在家里

只有我试到了

那香里面的险峻不定。

有哪一把刀

正划开这世界的表层。


一呼一吸地活着

在我的纸里

永远包着我的火。


一块布的背叛


我没有想到

把玻璃擦净以后

全世界立刻渗透进来。

最后的遮挡跟着水走了

连树叶也为今后的窥视

纹浓了眉线。


我完全没有想到

只是两个小时和一块布

劳动,忽然也能犯下大错。


什么东西都精通背叛。

这最古老的手艺

轻易地通过了一块柔软的脏布。

现在我被困在它的暴露之中。


别人最大的自由

是看的自由

在这个复杂又明媚的春天

立体主义者走下画布。

每一个人都获得了剖开障碍的神力

我的日子正被一层层看穿。


躲在家的最深处

却袒露在四壁以外的人

我只是裸露无遗的物体。

一张横竖交错的桃木椅子

我藏在木条之内

心思走动。

世上应该突然大降尘土

我宁愿退回到

那桃木的种子之核。


只有人才要隐秘

除了人现在我什么都想冒充。


台风


我看见南面的海

呼叫着。

涉海而来的黑狮之群

竖起了生满白牙的鬃毛。


我看见全天下

侧过身雀跃着响应它。

所有的树都吸紧了气。

大地吃惊地弯曲

日月把光避向西北。


我看见不可阻挡。

水和天推举出分秒接续的君主。

那么气派

在陡峭的雷电中上下行走。


山被削成泥。

再削成雨。

遍地翻开金色的水毡。

君主驾着盛大的狮队。

城市飘摇起一只死头颅。


在世界的颤动中

我看见了隐藏已久的疯人。

我的心里翻卷起不安

我要立刻倾斜着出门。


海,抬起

连着天堂的脚上岸了。

在一瞬间

迈过了

这含羞草一样的危城。


狮皮在大洋里浮现。

鬼魂从水的内核里走出来。

只有在这风雨满面之时

我才能看清万物。

活着,就是要等待台风

等待不可知的登门。

从今天以后

我要贴着白沙滑动的海岸飞。

等待台风再起

等待着会见不可能。


活着

清晨


那些整夜

蜷缩在旧草席上的人们

凭借什么悟性

睁开了两只泥沼一样的眼睛。


睡的味儿还缩在屋角。

靠那个部件的力气

他们直立起来

准确无误地

拿到了食物和水。


需要多么大的智慧

他们在昨天的裤子里

取出与他有关的一串钥匙

需要什么样的连贯力

他们上路出门

每一个交叉路口

都不能使他们迷失。


我坐在理性的清晨。

我看见在我以外

是人的河水。

没有一个人向我问路

虽然我从没遇到

大过拇指甲的智慧。


金属的质地显然太软。

是什么念头支撑了他们

头也不回地

走进太阳那伤人的灰尘。


灾害和幸运

都悬在那最细的线上。

太阳,像胆囊

升起来了。


等巴士的人们


早晨的太阳

照到了巴士站。

有的人被涂上光彩。


他们突然和颜悦色。

那是多么好的一群人呵。


降临在

等巴士的人群中。

毫不留情地

把他们一分为二。

我猜想

在好人背后黯然失色的就是坏人。

巴士很久很久不来。

灿烂的太阳不能久等。

好人和坏人

正一寸一寸地转换。

光芒临身的人正在糜烂变质。

刚刚委琐无光的地方

明媚起来了。


你的光这样游移不定

你这可怜的

站在中天的盲人。

你看见的善也是恶

恶也是善。



文章分类: 名家论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