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搜索

叶芝诗选20首

 二维码 1004

微信图片_20190730222400.png


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1865年6月13日~1939年1月28日),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著名的神秘主义者,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


叶芝的诗受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诗的影响,演变出其独特的风格。叶芝的艺术代表着英语诗从传统到现代过渡的缩影。叶芝早年的创作具有浪漫主义的华丽风格,善于营造梦幻般的氛围,在1893年出版的散文集《凯尔特的薄暮》,便属于此风格。然而进入不惑之年后,在现代主义诗人艾兹拉·庞德等人的影响下,尤其是在其本人参与爱尔兰民族主义政治运动的切身经验的影响下,叶芝的创作风格发生了比较激烈的变化,更加趋近现代主义了。


1923年12月10日,因“其高度艺术化且洋溢着灵感的诗作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灵魂”,58岁的叶芝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他是获得这一奖项的第一位诗人。1934年,他获得歌德堡诗歌奖。


叶芝诗选



湖心岛茵尼斯弗利岛


我就要起身走了,到茵尼斯弗利岛,
造座小茅屋在那里,枝条编墙糊上泥;
我要养上一箱蜜蜂,种上九行豆角,
独住在蜂声嗡嗡的林间草地。

那儿安宁会降临我,安宁慢慢儿滴下来,
从晨的面纱滴落到蛐蛐歇唱的地方;
那儿半夜闪着微光,中午染着紫红光彩,
而黄昏织满了红雀的翅膀。

我就要起身走了,因为从早到晚从夜到朝
我听得湖水在不断地轻轻拍岸;
不论我站在马路上还是在灰色人行道,
总听得它在我心灵深处呼唤。

(飞白译)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
(飞白译)



在柳园那边


在柳园那边,我和我爱曾经遇见;

她走过柳园,踩着雪白的小脚。

她叫我对爱情放轻松,像树上生长的柳条;

但我太年轻太傻,无法同意她的话。


在河边的草地,我和我爱曾经并肩而立,

在我斜斜的肩膀,她搁过雪白的小手。

她叫我对生活放轻松,像河堰上生长的青草;

但我那时太年轻太傻,如今只有满眼泪水。

(佚名 译)



柯尔庄园的天鹅


树木披上了美丽的秋装,
林中的小径一片干燥,
在十月的暮色中,流水
把静谧的天空映照,
一块块石头中漾着水波,
游着五十九只天鹅。

自从我第一次数了它们,
十九度秋天已经消逝,
我还来不及细数一遍,就看到
它们一下子全部飞起.
大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形成大而破辞的圆圈翱翔。

我凝视这些光彩夺目的天鹅,
此刻心中涌起一阵悲痛。
一切都变了,自从第一次在河边,
也正是暮色朦胧,
我听到天鹅在我头上鼓翼,
于是脚步就更为轻捷。

还没有疲倦,一对对情侣,
在冷冷的友好的河水中
前行或展翅飞入半空,
它们的心依然年轻,
不管它们上哪儿漂泊,它们
总是有着激情,还要赢得爱情。

现在它们在静谧的水面上浮游,
神秘莫测,美丽动人,
可有一天我醒来,它们已飞去。
哦它们会筑居于哪片芦苇丛、
哪一个池边、哪一块湖滨,
使人们悦目赏心?
(裘小龙 译)



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羞羞的,羞羞的,

羞羞的我的心上人,

羞羞地在炉火前忙碌,

忧心地躲在一旁。


她端来一只只碗碟,

把它们叠成一摞。

多想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我愿带她一起走

又取来一根根蜡烛,

把遮帘的房间点亮,

羞羞地站在门道,

又羞羞地在阴暗里;


羞羞地像一只兔子,

贤惠又害羞。

多想去水中的一个小岛

我愿带她一起飞。

(佚名 译)



他给爱人送去几行诗


你用一只金簪别住长发,

并束紧每一缕散乱的卷绺;

我叫我的心拼凑这些拙劣的诗:

它潜心笃志,日复一日

用古老时代的战争

造出一种哀愁的美。


你只需抬抬白如珍珠的小手,

束紧你的长发,然后叹息一声,

所有的男人都会心脏燃烧狂跳;

烛光般的浪花冲刷迷蒙的沙滩,

群星攀上滴露如雨的夜空,

一切只为了照亮你途经的双脚。

(佚名 译)



他但求天上的霓裳


要是我有那天上的锦绣霓裳,

织满金黄和银白的光芒,

那蔚蓝和薄暮以及幽冥的霓裳

刺绣着夜晚和白昼以及半暗半明,

我会把这霓裳铺在你的脚下:

但是我很穷,手里只有梦;

我已把我的梦铺在你的脚下;

轻些踩啊,因为你踩着的是我的梦。

(佚名 译)



驶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查良铮 译)


我的书本去的地方


我所学到的所有言语,
我所写出的所有言语,
必然要展翅,不倦地飞行,
决不会在飞行中停一停,
一直飞到你悲伤的心所在的地方,
在夜色中向着你歌唱,
远方,河水正在流淌,
乌云密布,或是灿烂星光。
(裘小龙 译)



他讲着绝伦的美


哦云一般白的眼脸,梦色朦胧的眼睛,
一辈子,诗人们辛辛苦苦地干,
在韵律中建造一种美的绝伦,
却一下子就给女人的顾盼推翻,
给苍穹那种悠闲的沉思推翻。
因而我的心哟,鞠躬如也,当露水滴落睡意,
滴落在悠闲的星星和你之前,
一直到上帝把时间燃尽。
(裘小龙 译)



那丧失的东西


我歌唱那丧失的东西而惧怕那赢得的东西,
我行走在一场重新再打一遍的战役中,
我的皇帝,丧失的皇帝,我的士兵,丧失的士兵,
脚步飞奔,向着那升起和降下的
脚步,总是踩在同一的小小石头上。
(裘小龙 译)



秘密的玫瑰


遥远的、秘密的、不可侵犯的玫瑰呵,
你在我关键的时刻拥抱我吧;那儿,
这些在圣墓中或者在酒车中,
寻找你的人,在挫败的梦的骚动
和混乱之外生活着:深深地
在苍白的眼睑中,睡意慵懒而沉重,
人们称之为美。你巨大的叶子覆盖
古人的胡须,光荣的三圣人献来的
红宝石和金子,那个亲眼看到
钉穿了的手和接骨木十字架的皇帝
在德鲁德的幻想中站起,使火炬黯淡,
最后从疯狂中醒来,死去;还有他,他曾遇见
范德在燃烧的露水中走向远方,
走在风中从来吹不到的灰色海岸上,
他在一吻之下丢掉了爱玛和天下;
还有他,他曾把神祗从要塞里驱赶出来,
最后一百个早晨开花,姹紫嫣红,
他饱赏美景,又痛哭着埋他死去的人的坟;
那个骄傲的、做着梦的皇帝,把王冠
和悲伤抛开,把森林中那些酒渍斑斑的
流浪者中间的诗人和小丑叫来,
他曾卖了耕田、房屋和日用品,
多少年来,他在岸上和岛上找寻,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又是哭又是笑,
一个光彩如此夺目的女娃,
午夜,人们用一绺头发把稻谷打——
一小绺偷来的头发。我也等待着
飓风般的热爱与痛恨的时刻。
什么时候,星星在天空中被吹得四散,
象铁匠店里冒出的火星,然后暗淡,
显然你的时刻已经到来,你的飙风猛刮
遥远的、最秘密的、无可侵犯的玫瑰花?
(裘小龙 译)



另外的面孔


如果你,步入老年,先我而死
梓树和馨香的欧椴都将不再
听到我生者的脚步,我也不会踏上
那将击破时间牙齿的我们锻造的地方。
让另外的面孔玩他们愿意的戏法
在那些老屋里;夜可以压倒白昼,
我们的影子仍将漫游于花园砾石
那活着的比它们更像是阴影。
(王家新 译)



寒冷的天穹


突然我看见寒冷的、为白嘴鸦愉悦的天穹
那似乎是冰在焚化,而又显现更多的冰,
因而想象力和心脏被驱赶得发了疯
以至这种或那种偶然的思绪都
突然不见了,只留下记忆,那理应过时的
伴以青春的热血,和很久以前被勾销的爱;
而我从所有感觉和理智中承担起全部责备,
直到我哭喊着、哆嗦着,来回地摇动
被光穿透。呵!当鬼魂开始复活
死床的混乱结束,它是否被赤裸裸地
遣送到道路上,如书上所说,被上苍的
不公正所打击,作为惩罚?
(王家新 译)



词语


不久前我还曾这样想,
“我亲爱的人怕是不能理解
我做了些什么,或将要做些什么
在这盲目、苦涩的土地上。”

而我对太阳的倦意日增
直到我的思想再次清彻,
记起我所做下的最好的
就是使事物简洁的努力;

那些年里我一次次哭喊:“终于
我亲爱的人理解了这一切
因为我已经进入我的力量,
而且词语听从了我的召唤”;

如果她那样做了谁可以说
那将从滤网中筛下的是什么?
我也许会把可怜的词语扔开
而满足于去生活。
(王家新 译)



白鸟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傅浩 译)




我想到你的美,而这支箭
由狂想构成,落在我骨髓间。
没哪个男人敢看她,没有人,
当她刚成长为一个女人
颀长人崇高,脸和胸膛
色泽柔和如苹果花一样。
这种美更善良,但我有道理
哀哭那昔日之美的谢去。
(袁可嘉 译)



随时间而来的真理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沈睿 译)



一位友人的疾病


疾病给我带来这样一个
思想,放在他的天平上:
为什么我要如此惊慌?
那火焰已燃遍了整个
世界,就像一块煤一样,
虽然我看到天平的
另一边是一个人的灵魂。
(裘小龙 译)



两棵树


亲爱的,要注视你自己的心,

因为圣木正在那里生长;

从欣喜中圣枝依次萌芽,

并挂满颤颤巍巍的花朵。

它的果实上那些变幻的色彩

赋予了群星快乐的光芒;

它深藏的根脉有一种确定

给夜晚植下了安宁;

它那茂密梢头的摇曳

让波浪富有了旋律,

并使得我的嘴唇与音乐契合,

为你吟唱一首魔法之曲。

在那里爱情围成一圈,

我们时代的熊熊的圆环,

旋啊,转啊,来来回回

在那些宽阔、无知、茂密的路途;


一想起那风中飘曳的长发

和那轻捷的飞翼仙履,

你的眼中便渐渐充满柔情:

亲爱的,要注视你自己的心。


不要注视那面痛苦的镜,

魔鬼们施展狡猾的诡计

趁经过时把它竖在我们面前,

最多只看一眼就够了;

因为那里生长的毁灭的影像

都是在风暴之夜留下的,

树根裸露,半埋在雪堆、

折断的枝条和发黑的枯叶。

因为一切都变成荒废

在群魔举起的晦暗的镜里,


这映照外在疲乏的镜子

是上帝年老嗜睡时所造。

那里,残枝败叶之间,穿梭着

大群思绪不宁的乌鸦;

飞啊,叫啊,来来回回,

利爪凶残,喉咙饥渴,

抑或有几只停下来藐视风暴,

摇动着它们破烂的翅膀;唉!

你温柔的眼睛会渐渐冷酷无情:

不要注视那面痛苦的镜。

(佚名 译)



文章分类: 最美情诗
分享到: